11歲男孩照顧22歲「嬰兒姐姐」4年多,教她走路餵她吃飯,直言:願望是教會姐姐走路,惹父母淚目:孩子太懂事了!

 

10來歲的孩子,本該是在父母的關愛下,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,不過對于大陸河南省澠池縣仁村鄉台口村11歲的周超傑來說,離這樣的生活有些遙遠,因為他家裡有一位生活不能自理的姐姐需要他的照顧。

11歲的男童周超傑在廚房的桌子上寫作業,他還有一個重要的任務是照看身高不到80公分的姐姐周娜娜。「挺安靜的,本來她就不會說話,不過有時候會用手過來拍打我,學習也有點分神,姐姐打了我後就嘿嘿的傻笑。」上小學5年級的周超傑11歲,正是享受著父母的呵護愛戴,姐姐的細心疼愛,無憂無慮之時。只是對于他來說,那些太過遙遠,姐姐卻需要他的照顧。

周超傑是家裡的老三,周娜娜是他的姐姐,也是家裡的老大。命運有時候就是這麼愛捉弄人。姐姐周娜娜今年雖然22歲了,卻只有80公分高。「她1歲時身體就不太正常,我們帶著她去北京等地治療,也沒有尋找到好的辦法,開始走路都不會,不過現在年齡大了,通過吃鈣片已經能扶牆走路。」周超傑的父親周金友說,小三超傑對她姐姐很親,我和媳婦外出打工的時候都是他給姐姐做飯,扶著她走路,細心照顧,就如一個媽媽一樣。

砍柴砍了好幾下不見有折的跡象,卻也只能自己琢磨著。周金友說,山裡沒什麼收入,家裡只有3畝地,養了幾頭牛,為了三個孩子的生活,不得不常年在外打工,媳婦農忙時種地,去山上采連翹等藥材,無法更多照顧周娜娜,在學習之餘,照顧姐姐成了11歲周超傑的份內事。小小身軀的他扛起了原本不屬于他的責任。

周超傑學習優秀,年年考試都是班裡第一名,獎狀拿到手軟,貼滿了房間。周超傑的母親說:家裡離學校15公里,不管什麼天氣,他自己儘量走著去走著回,很少搭車。平時作業挺多,由于我文化程度低,也沒有輔導過孩子,在家的時候他都自覺獨立完成,實在不會的就記下來,去學校問老師,孩子的學業可以說從上一年級家裡就沒有管過。在接受拍攝的時候,不善言談性格乖巧的周超傑,眼神流露的出滿是堅毅和責任,這也是對自己的責任。

周超傑的姐姐平日離不開人,手沒有力量,穿衣都要人照顧,尿尿的時候也要幫助,現在通過周超傑4年來的幫助,周娜娜扶牆能走10多米,平時行走需要人扶著,走幾步就氣喘呼呼,沒力氣,腿軟。放學回家的日子,周超傑每天都會幫著姐姐練習走路。面對姐姐的未來,周超傑面帶羞澀,眼含淚花。「他從來沒有喊過苦,埋怨過,孩子認為照顧姐姐是理所應當的。」周金友說,孩子說一定要幫著姐姐學會走路。

周娜娜吃飯也要人照顧,必須端到跟前,有時候還需要餵飯。這天午飯是清湯煮麵條,他在雪地裡拔了幾顆菠菜放上了一個雞蛋,調料是醋,麵條做的酸了,周超傑幫著姐姐吃飯,每次餵她之前還吹一吹,生怕燙著。姐姐卻不停的拒絕。「可能她嫌我做的飯不好吃唄,姐姐對吃上可聰明瞭,喜歡吃買的餅乾麵包這些,但這種食物吃了對身體不好,我只好控制她。」每次吃飯,周超傑等姐姐吃的飽飽的,他才轉向自己的飯吃起來。

即便生活給他這麼多苦難,周超傑也會認真仔細的學習。在周超傑看來,勤奮學習也是自己的責任。他最大的願望是想通過努力讓姐姐儘快能走路,生活能自理;通過努力學習改善家裡的條件。

「孩子太懂事了,這點讓我們做父母的沒什麼說的。」周金友說,他這樣的家庭在山裡屬于貧困的階層,但孩子不抱怨自己的出身,通過自己的努力為家奔向好日子增添力量。我們拍攝的時候,山上雪還沒有融化,周超傑抱著幾根鋸斷的木頭,他的手凍得通紅,早已沒了知覺,外面這麼冷的天汗水也一直滑過紅紅的臉頰。

家裡養了4頭牛,這是全家生活開銷的主要收入來源,周超傑照顧姐姐之餘,盡力的幫助父母減輕負擔。「媽媽照顧我們三個,得了高血壓和腰疼,能分擔一點就分擔一點。」11歲的周超傑已經有了超乎成人的責任感。周超傑不僅要幫著姐姐餵飯洗衣梳頭發等,還要拾柴、劈柴、餵雞、餵牛......這些力所能及的家務活他全都包攬下來了。

世事離戲只有一步之遠;人生離夢也只有一步之遙。生命最有趣的部分,正是它沒有劇本、沒有彩排、不能重來。生命最有分量的部分,正是我們要做自己,承擔所有的責任。

11歲的周超傑,堅持了4年,懷揣教會姐姐走路的信念,並為此付出行動,這樣的責任少年,我們為他點贊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