身高1.01米的」袖珍父親「收養女兒20年,蝸居10平小屋,靠修鞋供養女上大學,感動萬人:比親生還要親

 

他一月大約掙2000多元,幾乎都來供養女讀書。為節省開支,租了一間5平米房子住著,月租金140元。近年來,由于修鞋的人越來越少,他的生意逐漸衰退,有時候一天收入不到60元。不過令他欣慰的是,養女小楠(化名)一直學習優秀,今年還考上了福州大學的研究生。女兒對他也很好,6月20日父親節,打算送他一個刮鬍刀和助聽器。

收養女兒後,修鞋20多年供她讀書考上福州大學研究生。

1968年,他出生于湖南湘鄉的一個普通農村家庭。他自小就患有小兒麻痹症,從7歲開始,他的身高就突然停止了增長,至今體格極小,只有101公分,因此大家都親切地稱呼他為「矮哥」。雖然他出身農村,家境十分貧寒,但是認識和瞭解他的人都給了他極高的評價,都說「矮哥」一點都不矮,他在大家心中的形象是非常偉岸的。

由于家境貧寒,加上他的身體情況,他基本沒怎麼上過學。但他從小就知道自食其力,深知如果能掌握一門技術,再勤奮用心一些,肯定可以保證衣食無憂。他十幾歲時就開始學修鞋和配鑰匙的技術了,學成之後在老家擺了十多年攤,讓他積攢了十分豐富的經驗。

1996年,他決定到大城市闖蕩一番,于是便來到長沙擺地攤,憑著精湛的技術,他逐漸被大家所讚賞認可。一雙損壞的不成樣子的涼鞋,只要交給陳建華修理,他總是能在幾分鐘之內就把壞鞋修理得跟新的一樣。附近的住戶們都十分信任他,稱讚他為修鞋、配鑰匙領域實實在在的「狀元」。

有的時候也會遇到特別難修理的鞋,特別難配的鑰匙,但是他從來不會草草了事,在替別人修鞋、配鑰匙這件事上,他總是特別仔細,直到修好鞋,配好鑰匙讓顧客滿意為止。雖然他的生活貧困潦倒,但他卻從不因為有時顧客少給了一兩塊錢的零頭而斤斤計較。街坊鄰居看他工作如此的辛苦,有時候會借著修個鞋的名義,付錢時有零頭的一兩塊錢就不要他找了。

他以前每天挑著擔子,後來他騎著三輪車到街邊尋找地方來擺攤。無奈的是,擺攤的收入十分微薄,以至于他連租門面的錢都負擔不起。就連生活上,他也只是在城裡蝸居在不足10平米的房子裡,生活條件很艱辛。

2000年一個寒冷的冬夜,陳建華與自己的養女在街邊相遇,那時候孩子還在繈褓之中,他和母親商量後便將女嬰抱回家中撫養。

多年來省吃儉用,靠修鞋和配鑰匙將女兒拉扯成人。對于女兒的生世,他從來都不向外人透露過多的資訊,他擔心外人會因為女兒小楠養女的身份而嘲笑她。他在長沙租住著一間不到10平方公尺的房子裡,生活狀況很差。

他也不注重自己的身體健康,每天上午9點出攤,中午從不給自己留時間吃頓豐富的午飯,經常在小攤上隨便對付吃點東西,晚上7點再回家做飯。每年只有逢年過節的時候,他才會說服自己休息一兩天。即使是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一天也閑不下來,每天都這般辛苦工作,一整年下來他也只是有三萬多元的純收入。

陳建華介紹,近年來,修鞋的人不再像之前那麼多了,他的生意逐漸冷清。有時候一大早出來很晚回去,也掙不到60元。目前一個月下來收入有2000多元。因此他很節約,沒有租門面選擇流動工作。租的房子只有5平米,月租金140元。

女兒上大學後,學費和生活費除了一部分來自獎助學金,其餘都由他支付。女兒考研期間的費用也是他支付的。女兒考上研後,陳建華很高興,不過也很擔心女兒未來的學費生活費,以及獨自守著老家的老母親的贍養費用,因為他現在生意不好。

「你知道怎麼讓別人用手機搜到我這裡搞修鞋配鑰匙嗎?」陳建華問記者,他瞭解到目前好多人用手機查詢生活業務,也有一些同行開通線上店鋪,客流比他大。但他卻一直不懂怎麼開通。「如果這樣搞了,可能生意會好一些。」

「我女兒生活中比較開朗活潑,對我也好。」陳建華給記者展示女兒照片,顯示是一個青春美麗的姑娘。2021年6月7日大學聯考第一天,她發了關于大學聯考作文的朋友圈:「生而強者不必自喜也,生而弱者不必自悲也。吾生而弱乎,或者天之誘我以至于強,未可知也。很喜歡今年大學聯考作文這句話,加油啊,願所有努力都不會被辜負!」

6月20日是父親節,陳建華說女兒去年給他發過消息,「說祝我父親節快樂。」這幾天女兒到長沙開水果店的姑姑家兼職,她姑姑說「前兩天和小楠無意間談起中考完就是父親節,她說打算送她爸爸一個刮鬍刀和一個助聽器,她爸爸聽力不是太好。」

當第一縷陽光灑向大地時,當最後一線餘暉躲進山崗,我,都會在你身旁。

將每一份細膩的愛深藏于心,品世間冷暖,斂人間煙火,慰心中寸寸安穩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