梅豔芳4歲登臺賺錢養家,去世後仍被母親消費,天堂的她寒透了心

一、堅強並不是與生俱來

香港是一個較為「傳統」的城市,畢竟直到1972年才廢除《大清律令》。

在這樣的社會形態下,重男輕女,三妻四妾,人被分為三六九等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,所以達官富紳可以娶無數的姨太太, 戲子也註定要被看不起。

梅豔芳出生在這樣一個 「戲子」家庭,在她之前,家裡已經有兩個哥哥和一個姐姐了, 父親是海員,母親是賣唱的,日子也過得很緊巴。

但就在梅豔芳四歲的時候,父親因病與世長辭,家裡只能靠母親賣唱勉強維持生計

也許是天生就喜歡音樂,每每看到別人表演,梅豔芳就會不由自主地跳舞哼唱,小小年紀就彰顯出不俗的表演能力。

之後母親改嫁,本想著繼父能支撐起這個搖搖欲墜的家,但奈何 「貧賤夫妻百事哀」,生活的不如意讓 這個男人成天酗酒,動輒打罵母親

每天跟在阿姐的身後,看著羸弱的母親為了糊口四處奔波,既心疼也無助。

為了能幫到母親,除了正常上學做功課外,梅豔芳其餘時間都在練歌,只想著能早點上臺, 幫母親分擔一些表演

當母親決定讓她輟學賣唱,好掙更多的錢供哥哥讀書時,懂事的梅豔芳並沒有反抗

沒有反抗的原因,除了心疼母親, 還有妥協

學校裡的梅豔芳,樂忠于教別人唱歌,但有一次卻被對方的家長直接打斷,並指責道: 「以後不許跟她玩知道嗎?她是歌廳裡的歌女,會把你帶壞的!」

這樣刺耳的話,讓梅豔芳大受震撼, 她甚至有些害怕繼續待在學校裡,她不知道還有多少同學也這樣看待她。

幼年淒苦的經歷,成就了梅豔芳後來的堅強不息的品格,在那段摸爬滾打,闖蕩娛樂圈的歲月中給她提供了強有力的保障。

穿過重重歲月的掩蓋,我們仿佛能看到那個倔強又懂事的清麗面容,令人憐惜不已。

後來啊,當這個小女孩成為轟動全港的歌星時,透過阿梅的所有音樂,我們仿佛能一同感受到她的孤單和憂愁。

二、天生就是吃這口飯的

80年代初,阿梅憑藉著十幾年的登臺表演經驗成為一名 成熟的歌手

每次結束,站在簡陋的歌團的小檯子上,她接受著來自台下觀眾的掌聲和歡呼,這一刻,是 她一天之中最開心,最放鬆的時間,她沉浸在一個只有舞臺和觀眾的世界裡,仿佛自己就是為舞臺而生

在一天結束表演後回家的路上,梅豔芳和姐姐看到了一則海報,原來是當時風頭正盛的廣播公司 TVB要舉辦新秀歌唱表演比賽,如果在比賽中奪得冠軍,就能順利出道並且發行唱片。

此時的香港娛樂圈正當紅的 趙雅芝,黃淑儀等花旦,無一不是由TVB推選出道,如果自己參加比賽拿到冠軍,也能登上更大的舞臺嗎?梅豔芳想著。

經過一個晚上的考慮,梅豔芳決定報名參賽,「怕什麼,不就是唱給更多人聽嗎」,梅豔芳這樣給自己打氣。

這一年的新秀歌唱比賽成為了無數香港人心中永遠的經典,梅豔芳比賽中一舉奪魁,她那 低沉磁性的嗓音,瀟灑跳脫的舞姿和霸氣穩重的颱風,讓人很難相信這是一個19歲的女孩兒。

就連一向挑剔的TVB製作人黃霑給出了極高的評價,另一位評委黎小田也感歎道: 「再過十年,都不會出一個像梅豔芳這麼好的新人。」

其實何止十年,在梅豔芳活躍在香港樂壇的二十年乃至後來隕落之後的時間裡,香港女歌手都無人與之並肩。

她的 第一張個人專輯一經推出,便以 72萬的累計銷量刷新了香港個人專輯的銷量紀錄。

而她在紅館的個人演唱會也憑藉著 連開15場的記錄打破了新人首唱的場次記錄,一個梅豔芳的時代即將來臨。

1988年,在歌壇炙手可熱的梅豔芳踏足影壇,出演李碧華小說《胭脂扣》改編電影,僅憑一角便將金像、金馬、金龍和亞太影展四項大獎收入囊中,成為當之無愧的四料影后, 風頭一時無兩。

三、命中註定的孤獨

梅豔芳是風光無限的歌影雙棲四料影后,同時 她也是一生追愛的癡情女子

但她就好像一隻無腳鳥,四處追尋卻始終找不到落腳的巢穴。

從小在單親家庭長大的她,格外缺少親情的溫暖,因此她的內心極度渴望擁有自己的完整家庭來填補內心的缺失。

然而年少成名,一路摸爬滾打的經歷造就了她強勢的性格,事業上的巨大成功也給她的愛情之路增添了困難,畢竟 沒有哪個男人甘願只做另一半的背景板

那次是在一個聚會上,從內地飛往香港謀求發展的趙文卓, 經張國榮介紹認識了梅豔芳。

那一年,梅豔芳32歲,趙文卓23歲。

初見趙文卓時,梅豔芳看到一個留著俐落寸發,臉上洋溢著陽光笑容的男人向自己走來。

「梅小姐你好,我是趙文卓,以後請多多關照。」

那時的梅豔芳早已名利雙收,誰人見了也要恭恭敬敬喊上一句梅姐, 就是這一句「梅小姐」讓她動了心

之後的交往中,趙文卓展現出了屬于年輕男人的特性,他會因為梅豔芳忙于工作疏忽自己而鬧小脾氣,也會在每一個平凡日子裡為梅豔芳準備驚喜。

但當時趙文卓的名氣遠不如梅豔芳,兩人之間的差距好比一道鴻溝,遭到外界的嚴重質疑

後來在一次訪談會上,梅豔芳提到,如果不是兩人之間有一些誤會,也許自己早已經成為趙太太。

短短的一年時間,兩個人就對外公佈分手。

1995年,此時坊間還有媒體在傳著梅豔芳和趙文卓之間的戀情,關于兩人之間即將複合的傳聞也愈演愈烈。

四月,梅豔芳舉行了自己的個人演唱會,邀請了一眾自己的好友,其中自然也包括劉德華和趙文卓。

作為助演嘉賓,劉德華在和梅豔芳合唱的時候,他從口袋中拿了一個 類似戒指的圓環物品套在梅豔芳的右手無名指上

燈光流轉,梅豔芳看著眼前男人閃爍的雙眸,心中飽含酸脹,或許當時的她想著「就是個男人了」, 而此刻,趙文卓就在台下

等到後來梅豔芳的公益金演唱會上,兩人更是選擇了兩首意味深長的情歌分別與梅豔芳對唱, 火藥味甚是濃烈

梅豔芳曾說: 「劉德華身上的家庭觀念很重,無論對待朋友或是陌生人都謙遜有禮,完全符合了自己對未來另一半的設想」

相比于前一段感情,劉德華這段感情就顯得更加可惜,因為這 註定是一場只有開頭,沒有結局的緣分

梅豔芳深深地愛著劉德華,卻始終走不進這個男人的世界。

從90年代開始,兩人合作了很多作品,其中有廣為人知的《川島芳子》,借著劇中的芳子和雲開,兩人之間的火花越來越濃。

後來又有許多諸如《神雕俠侶》,《愛君如夢》,《富貴兵團》的作品面世,兩人成為了公開的螢幕情侶,他們的關係也成為許多八卦報刊,媒體的筆下談資。

與此同時,兩人更是在公司的安排下一起上節目,發專輯, 給人一種好事將成的感覺

但就在流言蜚語傳得越來越激烈之時,劉德華用一句話對兩人之間的關係做出回答。

「兩人只是純粹得很要好的朋友關係。」

隨後,梅豔芳也在另一檔電視節目上說,兩人之間僅僅是單純的朋友關係,而其中到底是怎麼回事,也許永遠不會被外人所知曉。

梅豔芳說過「嫁人當嫁劉德華「,在自己的幾段感情中,阿梅坦言說劉德華是自己此生最愛

而在梅豔芳的告別演唱會上,阿梅穿著婚紗,與劉德華共同演唱了一曲,也許在梅豔芳的心中,自己已經嫁給穿著西裝,梳著小貝髮型的劉德華了,此生無憾。

在舞臺上,阿梅更是公開向劉德華喊話」你下一世一定是我的「,人生的最後,倒在劉德華懷裡,看的最後一眼是曾與自己深深相戀過的男人,也算是如願以償了。

梅豔芳與張國榮之間或許是一種精神上的真正契合,他們都擁有不太幸福的童年,嘗遍了生活的酸甜苦辣,也遭受過來自不同人的誹謗詆毀,也許相似的人總是更能惺惺相惜。

他們一同成名,一同闖蕩,彼此參與了對方的所有重要時刻,張國榮曾對梅豔芳說: 「只要是你的演唱會,我一定義無反顧的助演」。

他們之間有過感情嗎?我想是有的,但是這段感情註定無法發展下去,兩個渾身傷痕累累的人擁抱只會讓彼此更痛。

外面的人都說梅豔芳豪爽大氣,可她也只是一個渴望愛情的小小女子,兩人之間的感情更像是兄妹,這種感情已經超越了性別,友誼和愛情,是真正的紅顏知己。

在張國榮身上,阿梅得到了家庭從未給予她的溫暖,這份感情或許就是那種人們常說的「等彼此都累了,若是你未婚,我未嫁,那麼我們就相伴到老「。

只可惜,許下願望的張國榮在2003年4月1日因為不堪忍受抑鬱症的折磨,跳樓自盡。

這縱身一躍,他不僅失去了自己生命,也帶走了兩人的四十之約。

四、永遠的女人花

有人曾說「什麼是舞臺,梅豔芳就是舞臺」。

作為華語女歌手全球個人演唱會記錄的保持者。梅豔芳幼年孤苦,上天給予她的愛是在太少太少,可就是這樣,她也是一個溫暖人間的女子。

阿梅會在看到路邊流浪漢饑寒交迫之時,買一床厚實的被子和一份吃食給予他;

會在看到街邊和自己當初一般年紀的小女孩為了生計賣唱之時,慷慨解囊;

會在自己身邊朋友遇到困難時,動用自己的所有能力幫助他們。

人生的最後,梅豔芳做出一個決定——舉辦自己的告別演唱會

身患癌症的梅豔芳穿著紙尿褲踏上紅館舞臺,連辦8場演唱會,與歌迷進行最後的告別。

從幼年登臺到最後謝幕,阿梅將自己在親情,愛情中的一切失意轉化為對音樂的熱愛,她將自己奉獻給了舞臺。

無數人從她艱難卻又奮發向上的經歷中獲取了前進的力量。

「願這今夜永停留,留在我倆深心處,重談笑語心更悲,痛在痛在心坎裏,我當珍惜再會時,再親一親轉身去」。

這是梅姑在自己的演唱會上演唱的最後一首歌。

曲終,她穿著潔白的婚紗瀟灑地轉身,仿佛忘卻了自己才40歲,忘記了自己還有太多遺憾。

她說她沒有嫁給愛情,她也不敢奢望,但她嫁給了一直愛著她的歌迷們,嫁給了一生癡迷著的音樂,婚紗亦是為兩者準備。

她用盡全身力氣對著台下喊出「拜拜」,倒在了身邊那個男人的懷中。

五‬、魂斷香消,芳魂永存

在梅豔芳的出殯禮上,無數歌迷,同行自發來送別這位「香港的女兒」。

現場的人們無不悲傷難抑,那天無數接受過梅豔芳幫助的後輩們來到現場,自發為梅豔芳抬靈 ,只為來送她最後一程。

曾志偉說:「在香港從來沒有哪位藝人能有梅豔芳這般的號召力和影響力。」

梅豔芳的一生從底層草根到亞洲天后再到後來從巔峰中離去,幾乎與香港一個時代的命運緊緊相連。

她見證了香港的繁榮崛起,落幕之時又與那個黃金時代一同遠逝。

讓人痛恨的是,在梅豔芳活著的時候,就一直被嗜賭如命的母親和哥哥當作搖錢樹。

就連去世後,也因為遺產的原因一直爭奪不休,甚至拍賣阿梅的私人物品,可謂是無所不用其極。

那個從小喪父,母親改嫁而飽受繼父欺淩的女孩;那個為了全家生計,小小年紀就輟學和姐姐在街邊賣唱,最後又目睹姐姐患癌離自己而去,最終自己難逃家族遺傳病詛咒的妹妹;那個一生求愛而不得,被親人敲詐利用,乃至死後十年至親之人因為爭奪遺產而打官司的女人,有太多的不幸和無奈。

梅豔芳曾經對自己的歌迷這樣說過,「因為自己有散光,所以每次看著台下的粉絲,都好像繁星漫天,而自己如在雲端」。

每個人也許無法選擇自己的出身,也許會遭遇各種磨難,但是困境不能磨滅人的夢想,不論平凡或偉大,能夠專注畢生的經歷,像梅豔芳一樣去做自己熱愛的事情,即使過程坎坷,也終會成功,創造自己生命價值。

2014年,繼李小龍之後,一座新的銅像在香港星光大道豎立,銅像的底座刻著那個男人的題字「香港的女兒梅豔芳」。

斯人已逝,但她已經成了香港斬不斷的羈絆,宛若一株鮮紅的曼殊沙華,永遠的盛開在人們心中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