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母重男輕女丟掉女兒,被「殘障養父」靠撿回收養大,「多年後父母上門認親」,女孩寧願跟著養父吃苦也不走:你們不配做我的父母!

 

我是一個農村女孩,19年前,一個寒風凜冽的日子,養父張華勇從城裡回鄉下時,在路邊拾到了奄奄一息的我。養父說醫生搶救了我好幾個小時,他以為我活不了了,但沒想到我的小命還挺硬的,硬是活過來了,而且身上還沒落下毛病,連醫生都覺得是個奇跡。

養父張華勇是個一條腿斷了的殘障老人,結婚一次婚,但媳婦嫌棄他太窮,帶著孩子跟人跑了,從此他就一個人過。養父拾到我的時候,已年過五旬,養父說如果沒有我這個小丫頭,他恐怕只能活60歲。養父的身體不怎麼好,一到變天的時候,他就渾身疼痛,大把的吃著去痛片。他說是年輕落下的毛病,腿也是在他14歲那年,因為淘氣爬汽車被汽車給壓斷的。

養父靠著種菜、賣菜和拾荒,把我養大,還培養我讀書。我的學習成績一直不錯,小時候經常看到養父被病痛折磨的情景,心中就一直有個願望,長大後當一名醫生,給養父治病。于是,大學聯考之後,我義無反顧的報了某醫科大學的志願。

我把錄取通知書遞給養父時,我看見他臉上的皺紋刹那間就舒散開來,僅僅一瞬間,我看到他的臉又佈滿了愁雲。在幾千元學費面前,養父為難了,這些年我和養父一直掙扎在貧困線上,養父為了我連藥都捨不得買。不過,養父卻安慰我說,不要擔心,肯定會讓我高高興興的走進大學的。

那天,我家小院裡走進來一對中年人,從他們的面相,我已經猜到他們的身份。果然,養父向我介紹說,他們是我的親生父母,來這裡是接我回家的。養父還說,我父母都是城裡有本事的人,家裡只有一個弟弟。以後我再也不用為用錢的事兒操心,他們可以供我讀大學、考研究生,如果我想讀博士出國,他們都可以資助我。

母親拉著我的手,左看右看,似乎看不夠似的,一邊看一邊說,和你爸長得可真像,你可知道,當初你被人抱走後,我和你爸有多傷心,這些年來我常常夢見你,你跟我夢中的女兒一模一樣。城裡離我家不過30裡的路程,即便我被人抱走,他們也應該很容易找到我,為何到今天才找到我?

母親似乎猜透了我的想法,接著說,本來在你讀高中的時候,我和你爸找過你養父,你養父說你學習任務緊,認親的事兒等你大學聯考完之後再說。今天,就是你養父把我們找過來的,以後,我和你爸會把你的養父當成親人,我們會給他養老。父親說如果我養父願意,他可以跟他們去城裡住,如果習慣住在農村,他可以給養父一些錢,讓他在農村養老。

面對如此的誘惑,我看了養父一眼,養父說,你們把丫頭帶走吧,只要她以後幸福,我心裡就開心。我還能養活自己,不用你們管。

我知道養父心中對我是最大的牽掛,他是被逼無奈才不得不請我的父母來認親,實際上,我知道他是捨不得我的。于是我對父母說,你們走吧,我只有養父一個親人,他就是我的親爸!你們代替不了他在我心中的地位。

不僅是父母,還有我的養父,在聽到我說出這麼一番的話之後,感到很震驚,也許他們很難理解,我為何會拒絕他們。因為我覺得我雖然是個女孩,但我要做一個有骨氣的女孩。從種種跡象我完全可以猜測到,當初我的父母為了生兒子而無情的拋棄了我,在我心中他們已經不配當我的父母了。

父母後來還想做我的思想工作,我只是冷冷地對他們說,你們走吧,以後別再來找我,我們之間沒有任何關係。

父母離開後,養父的眼中卻滾出了淚水,他撫摸著我的頭說,丫頭,你這是何苦呢?你跟著他們,以後衣食無憂,而跟著我這個病老頭,只有吃不完的苦頭。我幫養父擦掉淚水說,跟他們在一起,我永遠都無法釋懷我被拋棄的事實,我心中只有您一個親人,只有跟您在一起,我才是最開心的……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