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歲半癱男撿紙皮維生,住垃圾箱「再怎樣辛苦都不靠別人的施捨過活」相信一切會越來越好

 

52歲的阿芬迪因為一場工作意外, 導致了下半身癱瘓, 必須坐輪椅行動, 但每天依然堅持透過撿紙皮及回收物品來養活自己。

「我要靠自己的努力養活自己, 再怎樣辛苦都不要依靠別人的施捨過活。 」

目前無家可歸的他, 只能在吉隆坡端姑阿都拉曼路一帶的後巷落腳, 每日天一亮就推著輪椅四處撿紙皮等回收物品, 然後拿到回收中心售賣。

工作意外高處跌下受傷

阿芬迪表示, 自己是一名油漆工人, 去年8月在工作時從高處跌落, 導致斷了雙腳, 下半身一共5處地方(腰兩邊、大腿、小腿、屁股)架了鐵支, 目前必須依靠拐杖及輪椅來行動。

他在接受星洲日報訪問時說, 去年11月出院後, 原本住處中的全部東西都被丟了出來, 原因是住院的3個多月沒有繳納房租。

縱使生活面對巨大打擊, 阿芬迪依然樂觀面對自己的處境。

妻要離婚 兒安置孤兒院

他表示, 自己的妻子在他受傷後也與他離婚, 並一走了之, 而他們8歲的兒子也只能被安置在森美蘭州的一家孤兒院。

他說, 失去住所後只能到附近的銀行前, 與其他流浪漢一起睡路邊, 而路人經過時也會施捨一點錢給他。

「但這種靠別人施捨的感覺讓我很不好受,

感覺非常羞辱, 我不想成為乞丐, 所以決定要靠自己掙錢。 」

于是他購買了二手輪椅再將其改造, 讓輪椅後面也能載送回收物品, 然後便開始在端姑阿都拉曼路和拉惹勞勿路一帶撿紙皮為生。

「現在我的腳斷了, 下半身裝滿鐵支, 而且大小便都完全沒有知覺, 所以每天除了需要填飽肚子, 還需要花錢購買成人尿片。

「一片成人尿片需要大約2令吉, 而撿一公斤的紙皮才能賺25仙, 所以每天一定要撿幾十公斤的回收物, 才能養活自己。 」

他表示, 就算下雨他還是會撐著傘繼續撿紙皮, 雖然過程十分艱難, 但自己一定不可以放棄。

他說, 加上我國如今實施全面封鎖, 很多店家在這期間都沒開門營業, 能撿取的回收物品也少很多,

一天最多只能賺取8至10令吉的收入。

阿芬迪表示, 自己目前的住處便是在後巷的一個垃圾箱, 晚上只能睡在狹窄的空間裡。

阿芬迪的住處是後巷的一個垃圾箱, 晚上只能睡在狹窄, 並且僅僅一個身位的空間裡。

住後巷垃圾箱

對于自己目前的住處,

他表示沒有人會想要住在這種地方, 但目前的他無法負擔在吉隆坡市的租房, 加上行動不便, 唯有暫時屈身居住在垃圾箱中。

他透露, 如今電話一旦沒電了, 也只能到附近一家銀行, 使用當中一架廢置自動提款機(ATM)的插頭來為自己的電話充電。

他還說, 自己已經將近一年沒有見到孩子了, 而如今唯一希望就是快點痊癒, 有能力可以工作, 才能重新照顧孩子。

「我相信我是可以復原並且重新走路, 因為受傷後的我起初完全無法走路, 而如今我已有能力站起來, 並且不用拐杖也可勉強走幾步路, 所以相信一切會越來越好。 」

阿芬迪陸續購買二手輪椅再將其改造, 讓輪椅後面也能載送回收物品, 並在端姑阿都拉曼路和拉惹勞勿路一帶撿紙皮。

他表示, 雖然已有能力可以站起來, 但每當要站起來時依然會十分痛苦, 晚上睡覺時同樣會很痛苦, 所以每天必須讓自己累透才會睡覺。

「我晚上睡覺時傷口會非常的痛, 所以每天會一直撿紙皮, 通常到午夜12時, 直到累到撐不住了才會『回家』睡覺, 不然會很難入眠。」

縱使生活面對巨大打擊,每日必須承受強烈的疼痛,阿芬迪依然樂觀面對自己的處境。

「我認為現在是我生活中最美好的時候,現在的我可以真正的放鬆,並且再也不需要任何的東西了。」

阿芬迪每日天一亮就推著輪椅四處撿紙皮等回收物品,然後拿到回收中心售賣。 

若沒錢可到垃圾桶找食物

「我現在的處境,一令吉對我來說已經很多了。

他表示,即使目前的處境多麼糟糕,自己依然不會餓死,因為如果真的沒有錢買東西吃,在垃圾桶裡也一定會找到剩餘的食物。

「在吉隆坡是一定不會餓死的,只要你肯,錢是很容易賺到的,就像我現在撿紙皮撿垃圾都可以賺到錢。」

另外,阿芬迪也曾到過福利局和伊斯蘭財庫基金(Baitulmal)尋求協助,但結果只有Baitulmal會每半年給予他50令吉的援助。

阿芬迪表示,雖然已有能力可以站起來,但每當要站起來時依然會十分痛苦。

申請援助無下文

他說,雖然目前有兩個非政府組織(NGO)正在幫自己申請獲取援助,但卻遲遲未有任何回應。

他說:「我不要自己的人生一直在等待別人的幫助,我要靠自己,我相信我自己可以做到,而現在的我也做到了。」

此外,阿芬迪也歡迎民眾將要丟棄的紙皮或回收物品交給他,而熱心人士可致電 014-361 6361聯系他,若無法撥通也可通過WhatsApp進行聯系。

阿芬迪表示,自己晚上睡覺時傷口會非常痛,所以每天必須讓自己累透才會「回家」睡覺。 

不然會很難入眠。」

縱使生活面對巨大打擊,每日必須承受強烈的疼痛,阿芬迪依然樂觀面對自己的處境。

「我認為現在是我生活中最美好的時候,現在的我可以真正的放鬆,並且再也不需要任何的東西了。」

阿芬迪每日天一亮就推著輪椅四處撿紙皮等回收物品,然後拿到回收中心售賣。 

若沒錢可到垃圾桶找食物

「我現在的處境,一令吉對我來說已經很多了。

他表示,即使目前的處境多麼糟糕,自己依然不會餓死,因為如果真的沒有錢買東西吃,在垃圾桶裡也一定會找到剩餘的食物。

「在吉隆坡是一定不會餓死的,只要你肯,錢是很容易賺到的,就像我現在撿紙皮撿垃圾都可以賺到錢。」

另外,阿芬迪也曾到過福利局和伊斯蘭財庫基金(Baitulmal)尋求協助,但結果只有Baitulmal會每半年給予他50令吉的援助。

阿芬迪表示,雖然已有能力可以站起來,但每當要站起來時依然會十分痛苦。

申請援助無下文

他說,雖然目前有兩個非政府組織(NGO)正在幫自己申請獲取援助,但卻遲遲未有任何回應。

他說:「我不要自己的人生一直在等待別人的幫助,我要靠自己,我相信我自己可以做到,而現在的我也做到了。」

此外,阿芬迪也歡迎民眾將要丟棄的紙皮或回收物品交給他,而熱心人士可致電 014-361 6361聯系他,若無法撥通也可通過WhatsApp進行聯系。

阿芬迪表示,自己晚上睡覺時傷口會非常痛,所以每天必須讓自己累透才會「回家」睡覺。 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