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親雙腿癱瘓母親有智力缺陷,10歲女兒獨自撐起整個家,再難也只能咬牙堅持,躲起來偷偷哭:害怕失去爸爸!

父親受傷癱瘓在床,母親智障啥也不懂,十歲的小女孩用自己稚嫩的肩膀撐起這個家,年幼的她如何照顧父母雙親?又如何面對今後的生活?

眼前這個破舊的老宅是小女孩孫國安的家,記者到來,孫國安羞澀地打開了門,而在屋內的床上,一個中年男子正躺在上面,這正是孫國安的父親孫光海,一年前,孫光海不慎從房頂跌落摔斷了腰部,因為家境貧困無錢醫治,孫光海就徹底癱瘓了,如今的他大小便失禁,時時刻刻都需要人照顧。

正在這時孫國安的姑姑來到了家中,姑姑早年間觸電,如今只有一個手掌的她掀開了弟弟的被子,被子下面的腿傷痕累累,因為下肢沒有知覺,所以當腿部被老鼠咬傷時孫光海也毫無察覺,家中經濟困難沒錢買藥,只能在傷口上撒鹽消毒。

正當姑姑和記者說話時,小國安發現自己的媽媽不見了,焦急的她急忙出去尋找,幾經尋找終于發現了媽媽的蹤跡小國安一邊「教育」著媽媽,一邊帶著媽媽往家走。小國安的媽媽患有智力障礙,根本無法像正常人一樣生活,曾經父親健康時,一直是由父親照顧的,現如今這個擔子只能落在小國安肩上。

將媽媽帶回家中,小國安笑容滿面地提著被罩出來,仿佛苦難從未給這個孩子帶來任何傷心,因為父親大小便失禁,所以他的床單被罩兩三天就要洗一次,小國安和姑姑忙著洗衣服,年僅十歲的她幹起活來有模有樣。忙完了這裡的活回到家中,小國安又拿起柴火準備燒火做飯,燒火時小國安自顧自地哼起了歌,看起來十分的樂觀開朗,正在這時小國安的媽媽打破了一個碗,小國安急忙給媽媽收拾好殘局,像這樣的生活,小國安幾乎每天都是這樣度過。雖然苦難清貧且勞累,但是小國安的臉上卻始終掛著笑容。

可是天有不測風雲,小國安的爸爸突然病情加重,甚至無法吞咽食物和水,一時間家人心亂如麻,小國安更是手足無措地大哭起來,即使她再樂觀再堅強,也始終是一個年僅十歲的孩子,在面對生與死的大事時,她也終于露出了孩子的恐懼。但是很快她又冷靜下來,撥通了鎮上醫生的電話,醫生得知消息趕來,但是檢查一番後發現,孫光海此時已經有了敗血症的症狀,幾乎沒有完全治癒的可能了,而想要維持生命,也需要十分高額的醫療費。

得知此事的小國安再也忍不住失聲痛哭了起來,雖然父親整日在床上,雖然她要每天照顧父親的生活起居,但是父親在,這個家就是一個完整的家,父親沒了,這個家不再完整,小國安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繼續面對生活。

第二天是學校開學的日子,小國安沒有去學校報到,而是在水溝旁默默哭泣,當記者和姑姑找到時,小國安低著頭沉默不語,幾經追問,她才說出自己的想法,她想在家照顧父親,不希望父親就這樣死去。小國安的話讓在場的人都覺得心如刀絞,那到底還有沒有幫助她們的辦法呢?

小國安想起了自己出嫁的姐姐,她讓記者帶她去找姐姐,希望姐姐能幫助自己説明父親,可是當記者見到小國安的姐姐時,卻再一次被震驚了,她的姐姐和姐夫竟然都是智障患者,甚至無法說一句完整的話,命運簡直是在和小國安開玩笑,她的至親沒有一個可以依靠,甚至每一個都需要依靠她生存,但是她年僅十歲稚嫩的肩膀怎麼可能撐起這個搖搖欲墜的家呢?

記者隨即聯繫了好心人和政府,希望能幫助小國安一家,好消息傳來,好心人們為小國安募捐到了錢,政府也為他們落實了政策,小國安的一家生活終于有了保障,父親也將有錢去治病。但是此時命運仿佛又和小國安開了個玩笑,她的父親孫光海去世了,在父親的墳前,小國安哭得撕心裂肺痛不欲生,一行清淚撒在爸爸墳前,往後的日子裡她再也沒了爸爸,雖然爸爸早已成了一個無法自理的人,但是有他在,小國安心中就有依靠,如今爸爸去世,小國安心中的大山也轟然倒塌,從今往後她能依靠的只有她自己。

雖然自己也很傷心,但是小國安還是收拾好心情,站起身來去扶起哭的倒地的姑姑,不斷地安慰著姑姑,這個年僅十歲的小姑娘著實是懂事的讓人心疼。相信在以後的日子裡,小國安一定能走向更美好的未來。

這世間有太多苦難,終是躲不過藏不了既然我們無法戰勝苦難,那便走向苦難,從苦難中尋找快樂,從苦難中綻放絢麗的生命之花。一如小國安一樣,沒有埋怨和咒駡,只有堅毅地一路向前。


用戶評論